科技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资讯 >

华强北阵痛后转型 :"硬件天堂" "创客"风起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5-04-30

  “电子第一街”向“创客天堂”转型,华强北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创客团队。鲁力 摄

  深圳华强北曾经以生产制造闻名,不过那时候的它,生产制造力大多数体现在强大的仿造能力上。经近十几年的发展,这里培养出了成熟的产业链,让下一波硬件革命由此酝酿成为可能。

  近日,记者骑行来到这条“中国电子第一街”发现,数百名创客已经在这里制造了自己的智能手环、机械手臂、金鱼缸机器人;英特尔、微软、高通等国际巨头也纷纷瞄准这里,谁都想在深圳的硬件产业链上分一杯羹。

  这些年,深圳华强北发生了什么?

  曾经的辉煌

  山寨时期,华强北一款山寨手机从开发到上市仅仅需要一个半月,那时候,商家竞争最典型方式是打价格战,以及研发产品百变的外形

  4月20日早晨,雨后的阳光恰如其分地洒下来,深圳华强北开始了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的一天。

  40出头的朱宁(化名)已经在华强电子世界深圳二店的铺面里忙着叠放电阻电容元器件,这天上午他要出货3000多万盘电阻件给内地一个客户。

  2007年,他和夫人双双从老家辞职,一家三口南下深圳,刚起步时,朱宁在妹妹的华强北档口“拉单”,打了一年工后,他决定自己出来做“炒货”,即客户下单,他们在市场里找货,把所有配件配好供货,以从中赚取一些差价。

  朱宁吃的已经不是“炒货”的头啖汤。

  2006年,珠三角遍布系统集成商,“朱宁们”大多在这些集成商里拿到国外的元器件做组装,或者按照国外的图纸做一个山寨产品,再返供市场。

  据报道,2006年深圳高新技术工业总产值超过6000亿元,首次在全国大中城市排名第一。这一年,深圳手机厂家多达4000家,“山寨时期竞争最典型的方式就是打价格战,以及百变的外形,你出50款我出100款。”朱宁说。

  尤其在2008年,华强北这个位于深圳市中心、占地1.45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创造了4项全国第一:电子专业经营市场面积第一、经营电子产品品种型号第一、市场销售额第一、市场辐射影响力第一。是年10月,中国电子商会同意授予华强北“中国电子第一街”称号,华强北也由此成为珠三角乃至中国电子业的“窗口”。

  “由于大部分都是组装,那个时候一款山寨机从开发到真正上市只需要一个半月。”朱宁说。“生意最好时,一个月能进账二三十万元,至少有三四十家客户,请了好几个业务员。”

  倒逼的蜕变

  大浪淘沙,历经产业升级阵痛的生意人意识到,每一次的科技浪潮都是革命,没有自主品牌,一切又要从头开始,归根结底,研发才是立足之本

  “寒冬”很快杀到。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国外品牌商开始大举取消订单,深圳的很多集成商也因此没了“源头”。加上海外市场的需求萎缩、人民币汇率上升,利润空间被极大压缩,迫使本土厂商不得不将市场从以出口为主转为出口跟国内市场并重。

  “要撬开国内市场,不能像代工时代那样只要合成生产出来就可以。”朱宁说。

  也就是从那时起,深圳本土手机厂商数量急剧下降。“到2012年只剩400家左右,不到高峰时期的1/10”。

  市场微妙的变化很快就反映到华强北的卖场上,其中,浸淫最久的华强电子世界最能说明问题。

  “过去柜台、铺面都相当抢手,管理方还得稍微预留‘空档’以进行市场调节。”华强电子世界深圳二店负责人坦承,该店的铺位从2013年开始就没有再涨过租金,尽管这样,续租率在近两年仍然走低。

  “很多商户都失去了国际市场的订单,这是一个致命的转折。”朱宁说,尤其是随着国际数码产品智能化趋势的增强,曾经只是玩玩外形变化的山寨机必须向智能转型才有可能活下来,“但绝大部分的山寨机公司都不掌握内核技术,无创新可言”。

  此外,电商的崛起也令华强北这个“山寨之都”加速走向“山寨废都”。

  瞅着生意一天比一天难做,朱宁在2010年不再捣鼓山寨机,转而向电子元器件市场进军,同时意识到品牌质量的重要性。

  他专心做起了台湾某知名元器件供应商的代理,由于质量好,长三角的一些厂家成了他的“常客”,每个月稳定有100多万元的营业额。同时,他还跟潮流地开发了网上销售平台。

  创客的孵化器

  生产效率高、成品控制严格、细分缜密……华强北作为硬件天堂的这些优势,再结合创客们的创意,“强强联合,就能给世界惊喜”

  蜕变的不仅是意识,还有山寨产业链留下来的“红利”。

  4月23日的午后,华强北卖场外的行人慢慢多了起来。地铁线路施工的围闭并没有阻挡人们的视线,数幢大厦外墙悬挂的硕大“招商”户外广告依然“吸睛”。

  华强电子世界就矗立其中,正对面是高耸入云的赛格广场——292米的深圳市第三高楼,它们连同明通数码城、龙胜手机批发中心、赛博数码广场、桑达电子通讯市场、曼哈通讯数码市场,以及新晋的世纪汇大厦等,共同构成了华强北的新核心。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几个外国人也在“货比三家”。

  “走到楼下,就能在电子元器件店铺买到一盒传感器,价格不到美国的1/3。”19岁的汉娜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环境工程专业的学生。“在美国3个月的时间可能只够收发各种元器件及测试,但在深圳,基本可以完成一个项目从采购元器件、生产到品牌设计”。

  曾经的山寨生态刺痛了华强北,但也成就了一条独特的供应链:手机制造“一条龙”在深圳被分割,形成固定流程,由不同的小公司分担。当山寨潮退时,这些小公司浮出水面,从下游的元器件商、主板集成商、方案商,再到模具、组装,一应俱全。

  “在这里可以接触到整个产业链,找到适合生产产品的合作伙伴,能方便灵活、快速便宜地生产出产品原型,以适应将来大规模的生产。”2012年,法国人希瑞尔把他的硅谷硬件孵化器公司HAXLR8R(现为“HAX”)搬到了华强北。

  据介绍,HAX从落户深圳开始就每年定期面向全世界招收创客团队,初时每期10队。除了给每个团队提供2.5万美元的资金资助,还在为期111天的孵化期内为他们提供设计和生产指导、商业推广以及融资方面的培训。从2012年开始至今,HAX已经连续举办了6期孵化项目,90%都能投入商业市场运作。

  深圳也由此成为一些优秀大公司扩张领先优势的必争之地。

  从2013年5月起,英特尔新任CEO科再奇三次访华,每次都到深圳,在深圳,他没有见大佬级别的公司,而是忙着“笼络”那些键盘、电池以及主板集成商;2014年秋天,微软CEO萨蒂亚出现在华强北的街头,中国是他接掌微软后第一个造访的国家,而深圳是第二站;全球芯片巨头高通也看上了思路国际集团对研发的坚定投入及深圳巨大的方案提供商市场。

  深圳硬件产业链还为硬件电商带来了全球生意。深圳本土企业Seeed Studio是全球首批开源硬件商,在全球有300多家代理。与eBay相比,背靠华强北的Seeed Studio能够保证货源的充足。

  4月中旬,华强实业正式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同意公司以现金出资1000万元设立深圳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有限公司。“这里有硬件创新和设计所需的各种元器件,有完全天然的优势。”华强电子世界深圳二店负责人说,成为创客孵化中心也是政府及人们对华强北的转型期待。(记者 谢苗枫 邓翔 实习生 欧维维)